<rt id="wess0"><center id="wess0"></center></rt>
<acronym id="wess0"><small id="wess0"></small></acronym><rt id="wess0"><center id="wess0"></center></rt><acronym id="wess0"></acronym><acronym id="wess0"></acronym>
<acronym id="wess0"></acronym>
<rt id="wess0"><optgroup id="wess0"></optgroup></rt>
<rt id="wess0"><small id="wess0"></small></rt>
退出

被“团灭”的陪玩行业,现在怎么样了

2021年9月7日,小鹿陪玩、Hello语音、比心、可可西里、咪呀、一派等多款陪玩APP被无限期下架。截止到目前,这些陪玩APP依旧处于无法下载的状态。

而在此之前,陪玩行业就不断被曝出监管不严,包括有未成年用户通过注册审核、平台诱导未成年人参与陪玩,以及涉黄、打擦边球等负面新闻。

在行业遭遇强监管后,陪玩行业已经不复此前百亿市场的盛况,这个行业现在似乎已经没了声音。遭受重创的陪玩行业现在在做些什么?带来了哪些联动效应?市场是否一如此前乱象丛生?

带着这些问题,陀螺电竞和陪玩平台、陪玩从业者、陪玩APP用户聊了聊。

被批量下架的陪玩行业,现状如何

伴随着电竞游戏用户增速明显,围绕电竞游戏玩家的“技能提升”和“社交”的需求开始被发现、挖掘,这也构成了陪玩行业“用户群体”的来源和“市场发展”的方向。且随着玩家付费意愿趋于明显,过去碎片化的游戏陪练也快速向着平台整合。陪玩行业一度被解读为电竞产业中除游戏、直播、赛事之外的第四赛道。

但部分陪玩平台在获取红利的过程中,发展方向趋势逐渐的畸形。去年8月份,人民网和新华社先后揭露部分陪玩平台存在涉黄、裸聊等违法服务。尽管平台方在被点批评后迅速做出了“整改”的回应。但陪玩平台的批量下架也证明,平台自身的监管并不到位,甚至是屡禁不止。

在陪玩平台批量下架后,这个行业的现状成了我们关注的焦点。通过对陪玩平台、陪练师、点单用户的多方对话,对陪玩行业的现状有了相对清晰的了解。

下架平台释放的用户群,去哪里了?

点点开黑的负责人告诉陀螺电竞,“陪玩行业的发展潜力巨大,但整个行业呈现出野蛮生长的状态,缺乏相关的行业标准。其中不乏有一些平台打着陪玩的幌子,提供着充斥如哄睡、诈骗、擦边等违规项目,使这个行业渐渐畸形。”

在谈到陪玩行业受到强监管后,平台的订单量有没有受到影响时,多个平台表示因为自身有严格的审核机制,陪玩行业的整改,并没有影响到订单量。也有像“点点开黑”这样的平台表示,平台并不提供以“订单”形式的游戏陪玩服务,更多是以语音聊天室为切入点,营收方式主要为用户在社区中为选择的增值服务付费、礼物互换等形式。

根据笔者的观察,这种形式在市场上颇为流行,不少陪玩平台都采用了以“礼物”的形式代替了以“订单”形式的游戏陪玩服务。但对用户来说,操作流程相对繁琐,最终的陪玩体验也没有什么不同。

陪玩行业的整改,没有影响现有陪玩平台的营收。但这些被下架平台所释放的用户群,似乎并没有为现有陪玩平台的订单量带来明显提升。

根据陀螺电竞的问卷调查,有高达79.3%的用户表示在常用的陪玩平台下架后,再也没有点过陪玩。而选择在其他平台体验陪玩服务的用户仅占10%。

(在“其他”这一选项中,大多是空白回答)

而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陀螺电竞分析,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陪玩在电竞用户看来仍处于是一种“猎奇”体验、服务。在陀螺电竞的问卷调查中,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

数据显示,“没有体验过陪玩”和“只点过1次”的电竞用户占比为41.3%,而多次体验陪玩服务的用户不足18%。

此外,在“为什么点陪玩”这一问题中,“找异性满足社交需求”成为了大多数电竞用户的首选,占比高达75.9%,而游戏上分的占比仅为17.2%。

(在“其他”这一选项中,“想体验陪玩”是出现频率最高的回答)

“相较于游戏技术水平,游戏开黑聊天满足社交需求才是点陪玩的主要原因。如果是游戏上分我绝对不会点女陪玩。”网名为“尘”的用户这么说道,“点陪玩更多是出于好奇,但陪玩的暂时性社交让双方的交流往往比较尬,很难有继续付费买服务的欲望。”

即是点单用户又是陪玩师的“阿灰”告诉笔者,“陪玩体验往往和价格有很深的关联,因为没有入职门槛的原因,陪玩师的水平参差不齐。订单价格较高的女陪玩师往往是由公会统一培训,比较专业,更能活跃气氛。而除了游戏内容之外没有其他话题交流的陪玩师,很难让老板继续付费,只能接一次性订单。”

月入上万陪玩师的营收方式

另一方面,头部陪玩平台的下架,让市场上多出了大量的待就业陪玩师。在和多名陪玩师进行对话后,陀螺电竞了解到这个职业的真实收入情况。

还在念大学的小楠(化名),此前是比心平台王者荣耀分区的一名陪练师,因为平台被下架的原因,跳槽到了“捞月狗”平台。

谈到陪玩师这个群体的收入时,她表示“因为不是全职做陪玩的原因,所以收入并不高,月收入最高只能达到3000左右,平均月收入只有2000左右。”笔者向小楠下订单是在工作日的下午,她告诉笔者这是她今天接到的第一个订单。

“转到新平台后收入有小幅度的下滑,这和自己不是全职有很大的关系。但咨询的客户数量,确实有明显的下降。”小楠继续补充道,“陪玩赚的并不是陪玩的钱,单凭游戏陪玩很难达到网上宣传的月入两万。”

陪玩赚的不是陪玩的钱,听起来有些奇怪。带着这个问题,笔者咨询了全职陪玩的阿灰。

阿灰是一名男性陪玩师,所提供的服务是新游戏《永劫无间》的技术型陪玩,主要负责带老板上分。

“技术型陪玩赚的不是很多,一个月收入可以维持在4000左右,因为比心下架的原因,现在没有新的客源。周一到周五收入可能就一百左右,周末多一点,四五百吧,但赚到五百太累了,需要接12个小时以上的订单。”阿灰说道,“周末会有老板包天包宿,四百元陪玩十个小时,想要高收入就需要接完包时订单后再接其他的订单。”

可以看到,想要通过游戏陪练获得高收入,一方面是需要稳定的客户源,另一方面则是一天10个小时以上的高强度工作。单靠游戏陪玩,实现高额收入并不容易。

小楠表示,“相较于男性陪练师,女陪玩师有更大的优势。围绕用户的“社交需求”建立情感连接,发展多个具备消费潜力的优质客户,通过‘刷礼物’和‘储存充值’才是实现高收入的主要方式,而且可以私下交易绕过平台抽成。”

此外,陪玩平台的聊天室也是陪玩师实现高额收入的重要方式。说是陪玩师,但和直播平台的主播身份更为契合,同样是通过不同的节目形式引导用户刷礼物。

虽然陪玩行业的主体是建立在游戏上的,但平台的发展重心确实瞄准了“情感交流”“网络相亲”“虚拟恋爱”等噱头上。这也导致,行业没有明确的界限和严格的监管,导致涉黄、裸聊等乱象滋生,致使陪玩行业的发展方向越来越畸形。

从百亿市场到遭到强监管批量下架,陪玩行业在疯狂扩张下露出了诸多问题。回顾陪玩行业的起落,并不是我们的目的。除了发现行业存在的问题,陪玩还有哪些值得我们去观察,陪玩行业的起落都影响到了哪些领域?陪玩行业是否只能靠擦边球去扩宽市场规模?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去深度的探讨。

处在不同阶段的“陪玩”,都影响了什么

作为电竞下游的衍生产业,陪玩行业和游戏、直播、电竞赛事之间存在不同程度的关联。

首先是直播平台,在陪玩平台围绕游戏主播展开的品牌露出合作上,游戏主播联动“女陪玩”,制作节目效果。为陪玩平台引流的同时,平台和主播也获得新的热度。这种现象一度成为直直播观众呼声最高的节目形式。

另外,直播平台也是陪玩赛事的重要参与者。在2019年,触手、虎牙、斗鱼等直播平台先后布局了陪玩业务,直播平台利用自有电竞属性将平台内众多的中小主播转化陪练,易于提升用户付费率,旨在通过这种布局陪玩业务解决直播平台营收方式单一的问题。

其次,陪玩平台此前也在不断尝试加深和电竞俱乐部之间的合作。陪玩平台和俱乐部之间的合作分为两种:第一,陪玩平台商业化赞助俱乐部,俱乐部兑现相应权益;第二,与俱乐部青训体系展开合作,以平台为渠道向战队输送青训选手。

以比心平台为例,通过赞助英雄联盟LPL联赛和王者荣耀KPL联赛等俱乐部,获得了战队的队服Logo露出、青训选拔合作、举办联动活动、社交媒体宣传等权益。同时,以The Shy等知名电竞选手入驻平台为噱头的引流方式,确实为平台带来了不俗的用户流量。

回顾陪玩平台联动俱乐部合作举办的青训选拔活动,确实为部分电竞玩家提供了战队试训资格和进入俱乐部的青训队的机会。

但这个数值并不多。通过以往和俱乐部的交流,陀螺电竞了解到电竞俱乐部自身已经具备了清晰的选手选拔机制以及青训招募方式,和陪玩平台展开的青训选拔合作更多只是赞助商权益的一部分。

对于电竞行业来说,预估有140亿市场规模的陪玩行业具备了一定的发展前景,这对整个电竞产业覆盖的广度和规模的提升,都有一定的助力作用。

但以传统体育为发展标杆的电竞产业,现在不仅具备庞大的用户基础和产业规模,还承担着推动体育发展、文化发展和数字文创发展的重要作用,这也就要求电竞行业需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在正规化的前提下发展。

一如前段时间电竞产业针对“防沉迷政策”所展开的改变和调整。尽管对电竞行业的人才培养等层面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但从长期来看,在规范之下,更有助于电竞的长远发展。

当前游走在灰色地带的陪玩行业,不管是对直播平台,还是电竞产业和电竞俱乐部来说,都是弊大于利。

直播平台出于流量竞争的需求,对电竞赛事版权的需求逐步升高,但平台为打出内容差异化仍存在软色情、擦边球涉黄等内容。在2021年的S11、TI10赛事期间,头部直播平台的自创节目赫然出现了涉及性暗示、软色情等内容而遭到舆论的指责。而距离直播平台上一次上热搜,还是合并案被喊停。

(直播平台在赛事期间举办的直播活动因涉嫌低俗引起讨论)

陪玩行业的陨落对直播领域带来的影响或许是探索新业务的失败。但对于屡屡被监管部门点名的直播平台来说,布局存在涉黄、裸聊等违法服务的陪玩行业,对直播平台的基本业务发展无异于火上浇油。

围绕电竞用户“社交需求”发展的陪玩行业,一直以来都想加深和电竞产业的联系,但目前,陪玩行业实际为电竞带来的更多在于“俱乐部赞助”的商业化支持,包括选手输送、退役选手再就业等层面,并不能说已经构成了完整的上下游关系。

总的来看,陪玩行业现在更需要审视自身,放缓发展的脚步回过头来解决此前野蛮生长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让行业走向正规化,才能让行业真正实现价值,为电竞赛事、俱乐部、直播等各层面赋能。

打造核心竞争力,或许才是陪玩行业的出路

最后,谈到陪玩行业未来的发展时,各平台都持看好的态度。点点开黑的平台负责人这么说道,“游戏陪玩未来仍具备一定的发展潜力,但前提是做到两点:规范化发展和提高从业人员综合素质。”

  • 陪玩平台需要坚持走“绿色”发展道路,严厉打击涉黄、涉赌、诈骗等不法行为。这不光需要各平台有高度的自我认知,也需要有关部门出台一系列政策法规,加强对相关“灰色地带”的监管力度。
  • 从业者要提高自身素质。这里不光要关注游戏水平的提升,还要提高沟通技巧、文化修养、服务质量综合各方面素质,给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对此国家也出台了如电子竞技培练师等技能认定项目,来整体提升行业服务质量。

陪玩行业走绿色道路是必然的,但陪玩平台对从业人员“提升综合素质”的期待,和陪玩师这个群体所设想的存在一定的冲突。就目前来看,市场上的陪玩师仍停留在“兼职”的状态。

尽管没有详细的数据表明,但和陪玩平台和陪玩师的交流中可以大致了解到,因为平台的批量下架,市场上大量待就业的陪玩师进入了中下游的陪玩平台。其次,还有大量陪玩师放弃这个职业。

这也说明,虽然游戏陪玩在2020年9月成为了被官方认可的正式职业,但在大多数从业者看来,陪练师还不是一个可以长期依靠的职业。

小楠谈到,“陪玩师的收入并不固定,实现高额收入的只是少数,同时陪玩师还需要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同时,围绕异性的‘社交需求’往往会滋生一些问题,这次陪玩平台下架就是陪玩师这个职业的不确定性。”

对陪玩行业来说,不仅要考虑行业如何规范化发展,如何解决陪玩从业者的就业焦虑,也是陪玩行业需要思考的问题。

但这不乏出现会新的可能。随着陪玩行业对规范要求的不断完善,对从业者的专业度要求自然会越来越高。在增加从业者门槛的情况下,不仅能实现行业对从业者专业度提升的期待,一定程度上也将推动从业者向职业化的转变,以及职业长久发展,让从业者和平台之间实现双赢。

其次,围绕“社交需求”展开的陪玩并非一定要依靠“擦边球”的形式获取市场份额。

上文中提到,陪玩行业的两大用户需求是“技术提升”和“社交需求”。围绕“技术提升”这个点,陪玩行业需要做真正的专业性指导,基于不同游戏、业务类型,来打造更加垂直细分的电竞陪练业务,打造行业的核心竞争力,进而推动电竞陪练的价值不断提升。

同时,陪玩行业作为电竞衍生产生,上接电竞产业的情况下还存在更多未开发的市场领域。以“软色情”等猎奇噱头的方式引导用户付费很难沉淀核心用户。陪玩行业的发展方向,应当是围绕游戏、电竞用户开黑体验的“良性社交”。

而监管部门的介入,为的正是制止行业的无序发展,帮助构建健康社交的陪玩行业生态。

除此之外,陪玩行业作为电竞的下游衍生产业,需要多一些对电竞产业赋能的思考。对陪玩行业来说,通过持续培养选手资源输送到电竞产业,以及承接退役选手的再就业等问题,将加深行业和电竞关系,真正做到自下而上赋能电竞产业,构建一个完整的产业上下游关系。

如今,野蛮生长的陪玩行业已经按下了暂停键,而整改后的陪玩行业,如果能做到构建良性的社交环境,并为电竞持续赋能打造自身的核心竞争力,自然会得到多方面的支持,迎来新的发展机会。

彩票买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