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ess0"><center id="wess0"></center></rt>
<acronym id="wess0"><small id="wess0"></small></acronym><rt id="wess0"><center id="wess0"></center></rt><acronym id="wess0"></acronym><acronym id="wess0"></acronym>
<acronym id="wess0"></acronym>
<rt id="wess0"><optgroup id="wess0"></optgroup></rt>
<rt id="wess0"><small id="wess0"></small></rt>
退出

欧盟将要求苹果开放非AppStore下载和三方支付,不服或开巨额罚单

GameLook一直在关注对于苹果和谷歌两大平台的监管动态。去年8月,韩国高票通过了《电信业务法部分修正案》,虽然苹果一方面表示将遵守韩国法律,却并没有太多实际动作,但占据韩国市场大头的谷歌很快作出了回应,并于去年11月公布了全新的规则。

虽然谷歌依然在最新的抽成模式中,找到了韩国法律的漏洞,可以拿到26%的平台“建设费”,但韩国的行动多少也为其他地区类似的决策积累了经验,其中就包括欧盟。

近日,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2020年12月15日提交给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会的数字市场法案(Digital Markets Act,以下简称为DMA),已经在作为欧盟理事会主席“法国”的引导下,交由欧盟各国代表予以讨论,进行法规落地前谈判,该轮谈判最早将于本月底彻底完成。

明确看门人的义务和责任

DMA旨在通过防止大公司滥用其市场力量,并允许新参与者进入市场来确保欧洲数字市场的竞争程度更高,与数字服务法案 (DSA) 一起,承担着“塑造欧洲的数字未来”的重任。

DMA法案规定在某些数字领域具有“持久”的市场地位,并且还同时符合欧盟在营业额等方面的某些标准,就比如过去三个财政年度在欧洲经济区年营业额等于或高于 65 亿欧元(约合72亿美元)等的公司为“看门人(Gatekeepers)”,目前被纳入看门人的仅谷歌、亚马逊、Meta(Facebook)、苹果、微软这五家美国公司。

对于看门人,DMA建立了一份禁令和义务的清单,涵盖了在线搜索引擎,网络中介服务(例如:Google Play、App Store)、社交网络、视频分享平台、通讯平台、操作系统、云服务、广告服务这八大方面,其中就包括对苹果开放App Store之外的第三方下载,并限制公司将自己的支付系统强加于应用程序(开放第三方支付)。

去年11月欧盟议会内部的市场委员会通过了这一法案,随后的12月,其最新的草案在欧洲议会的投票表决中,更是一种以642票对8票的压倒性优势获得了通过。根据计划,在本月各国代表就法案达成一致后,该法案在未来几个月将正式得到欧盟议会和各成员国的批准,并于明年年初正式在欧盟成员国生效。

在科技方面对美国公司进行制裁可以说是欧盟的日常了,两次世界大战主场之一的欧洲并没有及时跟进世界进入互联网时代的步伐,削弱美国科技公司在欧洲市场的地位,保障欧洲本土企业的成长一直以来都是欧盟的重要任务之一。

以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为例,根据路透社的消息,自2010年起,欧盟先后以各种理由对Alphabet处以总计高达100亿美元的罚款,但在过去十年内,Alphabet的营业利润却翻了七倍,谷歌在欧洲搜索引擎市场的份额依然高达90%。

虽然代价高昂,但数据证明,欧盟此前针对苹果、谷歌等看门人的各种处罚和限制并没有起到解决根本问题的效果,欧洲互联网市场依然由美国公司占领,并且这一趋势正在“杀死”大公司可能出现的竞争对手。

推动DMA立法的核心人物、欧盟委员会竞争事务执行副总裁MARGRETHE VESTAGER在前不久The Verge的采访就曾透露到,谷歌和Meta早在2018年就曾签署了一个名叫Jedi Blue的协议,旨在双方合作,在广告生态系统中消灭谷歌的竞争对手。

在这一背景下,DMA的出现可以说是欧盟的放手一搏。MARGRETHE VESTAGER在采访中表示,“在过去七年我作为欧盟专员学到的一件事是,其中一些行为是系统性的,你自然需要一个系统性的答案。此外,我们还需要加快速度。”

立法不容置疑

不过从法律到实践,还有着理想与现实间无法填满的沟壑,韩国就是最标准的例子,新政实施后仅4%的空间不足以刺激开发者使用第三方支付,甚至难以弥补开发者引入第三方系统的成本,以至于整个法案在这一方面最终落得个“雷声大雨点小”的结局。

对此,凭借着与美国科技公司多年的周旋,无论是在DMA的覆盖范围,还是惩罚机制上,相比起韩国的“钻空子”,欧盟的态度都要坚定和严厉得多。

在DMA之前,荷兰政府就已经盯上了苹果,要求苹果APP Store对约会类应用(比如Tinder)开放第三方支付渠道,苹果确实引入了第三方支付,并且把符合条件的App抽成比例从30%降至27%,但同时也要求开发人员单独维护第三方支付的应用程序,并向苹果提交月度销售记录。

于是荷兰的消费者和市场管理局 (ACM)便以苹果“设置了几个障碍”,并且要求开发者从Apple Pay以及第三方支付系统之间进行选择而非同时支持两种支付系统为由,不接受苹果的方案。

虽然在上个月苹果的首席合规官(Chief Compliance Officer)Kyle Andeer曾表示,“苹果认为其方案已经完全符合荷兰的法律”,该问题最终可能会在法庭上得到解决。

不过截至本周,苹果已经连续第九周被荷兰的ACM处以每周500万欧元(约合550万美元)的罚款,累计处罚金额已经高达4500万欧元(约合4957万美元)。

而根据之前DMA公布的草案,该法案的处罚机制与荷兰政府的做法类似,不严谨的说法就是“罚到你改到我满意为止”,对于不遵守或系统性违规的看门人,相应的制裁手段是高达看门人全球营业额的 10%的罚款,对于苹果而言,相当于370亿美元。

MARGRETHE VESTAGER在采访中也反复强调“立法是不可质疑的”,并认可了荷兰当局的行为,认为其做法“发人深省”。

对于大公司宁愿承担罚款也不做出改变的行为,MARGRETHE VESTAGER也表示:“DMA有一个完整的应对方案,制裁将变得越来越严厉。如果您不实施更改,罚款将会增加。最终,如果您依然没有做出任何变化,或者是屡犯不改,DMA实际上可以要求拆分公司。”

即使只是一个缺口

根据华尔街日报对苹果公布的数据的分析,苹果在2019财年通过App Store从游戏中获得的利润超过了微软、任天堂公司和动视暴雪以及索尼游戏收入的总和。

去年苹果被起诉时的法庭文件也曾透露了App Store的盈利能力,“App Store的收入大约占到了苹果营收的20%”,虽然后续苹果表示,该估值“太高了”,但却没有给出具体的准确占比。根据苹果的最新财报,2022财年第一季度,苹果的净营收为1239.45亿美元。

图片来源:苹果官网

欧盟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看着欧洲用户的资金就此流向美国,毕竟欧洲市场的收入,占苹果整体收入的四分之一。

欧洲内容的创造者和研发人员也不愿意苹果躺在自己身上赚钱,早在2020年10月,DMA正式提出之前,由欧洲新闻资讯联盟 (APIG) 领导的一组法国出版和发行商就公开强调了对App Store的不满。

“我们的内容发布者在iPhone上分发其内容时处于绝对经济依赖Apple的被动境地”,因为用户唯一可以获取到这些开发者创作的内容的渠道只有App Store。

再进一步,虽然欧美在最近的俄罗斯局势中与俄罗斯站在对立面,但苹果等公司对于俄罗斯制裁的行为恐怕也为欧盟各国敲响了警钟。

不过即便DMA的惩罚机制极其严格,欧盟也急需摆脱自己的被动局面,但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分析师和参与谈判的人士表示,如果DMA按预期通过,苹果依然可能会重演在荷兰的作为,通过调整App Store政策的细枝末节以及诉讼手段,来确保自己的利益。

事实上MARGRETHE VESTAGER在采访中也表示,“在谈判的最后阶段,有时你需要退后一步,以确保你得到大部分正确的东西”,这或许也代表着在明年年初实施的DMA中会存在一定的妥协。

但即使DMA只是在苹果谷歌高高树立的壁垒中撕开了一个小小的缺口,也将加速整个壁垒的崩塌。当苹果或谷歌开始在欧洲支持第三方应用下载或者是支付手段,它们需要回复各个蓄势待发的国家和地区的官方,“为什么同样的政策在我们这里不能施行”,而这些公司此前用于规避监管的用户安全、隐私、技术限制等理由都将彻底失去公信力。

“我们遵守我们经营所在国家/地区的所有当地法律和法规”。——Tim Cook

彩票买数